精準搜索請嘗試:精確搜索

內容字號:默認大號超大號

段落設置:段首縮進取消段首縮進

字體設置: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

留守兒童的微電影劇本《爸爸不在家》賞析一

2017-10-16 22:03 出處:未知 人氣: 評論(
據相關資料顯示中-國農村留守兒童已達5800萬人,并呈繼續增長的趨勢。其中,鄉村小學三年級以上的很多留守兒童面臨要離家借住寄宿制學校。由于他們的爸爸媽媽為生計而辛辛苦苦地在城里常年打拼,在一天緊張的學習生活里,這些留守兒童們飯吃好了嗎?衣服穿暖了沒?學習怎么樣?有什么困難需要亟待解決?一部關于留守兒童的微電影劇本《爸爸不在家》應運而生,請賞析:
爸爸不在家

編劇:王志攀
淡入
郊外
我們看到一顆很高大的樹,樹上面全部是枝干,已經零零星星的剩下幾片葉子。現在儼然是冬季,就在樹的中心枝干上面,有一個鳥窩,鳥窩很大、黑乎乎的。
一個青少年坐在對面的一個小丘上面,在仰頭看著鳥窩發呆。他渾身臟兮兮的,頭發很長,就像是沒有大人打理一樣。他就是我們的主人翁------小強,16歲,因為父親的外遇,造成心理陰影,性格倔強、叛逆,是所有人眼里的“野孩子”。
他坐的小丘下面,就是火車道,一條火車正駛入我們的視線。
小強立馬從沉思中驚醒,他猛地站起來,在小丘上面追趕著火車奔跑。他并不是要追上火車坐上去,他只是想和火車一起奔跑。
他跑著跑著,最后慢慢的停了下來,他顯然是沒有火車跑得快,他放棄了。
慢慢的,他蹲下來,雙手托腮,俯瞰著火車飛快的奔向遠方。
小強雙手插兜、低著頭,一個人漫不經心的沿著火車道行走。
小強家
小強快步的走到屋子里,他先跑到水缸前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大瓢水。然后他在屋子里打量、尋找。
小強:媽?
屋子里沒有人回答,小強來到里屋。他看見媽媽一個人躺在床上,一聲也不吭。他媽媽背對著小強躺在被窩了,她并沒有睡著,而是睜著眼在流淚。
小強:媽?
回應小強的只是媽媽的哽咽聲。
小強明白過來,馬上變得惱怒起來。他像箭一樣怒氣沖沖的向屋外飛射而去。
城鎮馬路上
小強瞪著眼,咬著牙瘋狂奔跑在馬路上。他跑到一個理發店門口,門口的招盤上面寫著“小梅理發店”。
透過玻璃窗,我們能看到理發店里面有一男一女在里面卿卿我我、打情罵俏。他們十分幸福、甜蜜。那個男人正是小強的爸爸。
小強看到這一切,變得更加惱火,他幾乎瘋了。他隨便撿起一塊磚頭就向里面砸去。
那男人發現是小強后,立馬狼狽的藏了起來,不見了蹤影。而那女人卻抱著腰,十分潑婦、彪悍的走出來。
小強又撿起一塊轉頭向那女人的身上砸過去。女人被砸到在地。又是一塊轉頭向里面砸去。
小強(歇斯底里吶喊):張大寶!你給我出來!張大寶!你給我出來。我要殺了你!
周圍漸漸的過來許多圍觀的人。
這時,那女人趁小強不注意,從地上起來,上前就給小強兩耳光。把小強的鼻子打的鮮血直流。
小強根本無動于衷,他根本不知道疼。
小強(超大聲):張大寶!你給我出來!我要殺了你!
那女人在一旁罵罵咧咧。
小強把視線兇狠的轉移到那女人身上,他恨死這個女人,他恨不得把她撕碎。
小強的眼神,讓那個女人開始害怕起來,停止謾罵,并且慢慢的往后退卻。
小強撿起一塊磚頭,就朝那女人的頭上砸去,女人當場倒地,額頭上都是血。
小強轉身從容離去,他一點也沒有害怕。
學校教師內
一間教室里坐著滿滿當當的學生,其中有兩個座位上空著。
講臺上一個40多歲的男老師,翻開一個本子。他是王老師,一個十分熱心的教育工作者,他酷愛孩子們。
班長:起立!
大家起立:王老師好!
王老師:同學們好!都坐下!
班長:報告王老師!今天班里除了張小強和毛毛(雜毛),其他的同學都到齊了。
王老師(疑惑):哦!知道他們去干什么了嗎?
班長:不知道!他們、、、他們經常逃課的!
王老師(對大家):你們誰知道他們去干什么了嗎?
學生們大眼對小眼,都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去向。
王老師(擔心):好了!你坐下!我回去找他們的!
一旁坐著的倩倩也格外擔心。
網吧內
網吧里面有兩排人正坐在電腦前激戰正酣,其中有一個青少年的外表格外顯眼。他的頭型怪異、凌亂,頭發有紅、黃、藍三種顏色,耳朵上穿著耳環,著裝流里流氣!他表情呆滯,眼睛疲勞,他在網吧里已經泡了三天三夜。他是雜毛,15歲,因為父母長年在外地打工,無人管教,所以性格放縱,無法無天,為所欲為。
他的電腦上面是一款十分暴力、殘忍的廝殺游戲,畫面血淋淋的,極度恐怖。
他雖然極度疲憊、困乏,但仍然振作精神,咬著牙砍殺著電腦里面的人物。
小強進入網吧,來到雜毛身邊。他拍了一下雜毛,并沒有說話。
雜毛看了一眼心事重重、擦著鼻子的小強,又繼續認真的投入到游戲。
雜毛(看著電腦):鼻子怎么了?
小強(不屑):被狗咬了!一只母狗!、、、、、、(惡狠狠地)總有一天,我會把這只母狗宰了的!
小強(撲哧一笑):哈!一會就走!
電腦畫面上,雜毛被對手殺死,一個爆頭,鮮血飛滿整個屏幕。雜毛使勁的把耳機取下來狠狠地摔在桌子上面。
雜毛:去死吧!
雜毛悻悻的站起來跟小強離去。
大街上
小強和雜毛從網吧里面出來,雜毛渾身縮成一團,他很冷,他迷迷糊糊的。
雜毛:怎么這么餓!肚子好餓!
小強:打了三天三夜了!不餓才怪!
雜毛:這算什么!上次我打了七天七夜都沒有回家。
小強:錢花光了?
雜毛:今天晚上再偷兩包糧食賣了,就有錢了!
路邊的一個大娘,站在一個攤子前面,喇叭里面吆喝著:烤紅薯!、、、烤紅薯!
小強和雜毛對視一眼。
小強:有東西吃了!
雜毛微微一笑,向那個賣紅薯的大娘走去。
雜毛:老板!網吧里面有人讓你拿幾個紅薯送去,靠窗口那個桌子。
大娘:好好好!這就送去!
小強:快點!他們等著吃呢!
大娘:好好好!
大娘用黃紙包了幾個熱乎乎的紅薯,就向網吧里面走去。
小強和雜毛看大娘進了網吧,一把拉開烤紅薯的爐子,瘋狂的搶著紅薯裹在衣服上。
兩個人就像豺狼一樣,偷搶著別人的辛苦勞動。這時,小強發現攤子上的盒子里放著一堆零錢。他猶豫了一下,和雜毛對視一眼,然后他迅速的把那些錢往口袋里面裝。
小強和雜毛抱著紅薯拼命跑掉。
那賣紅薯的大娘抱著紅薯從網吧里面出來,有點摸不清頭腦。當她見小強和雜毛不見了以后,加快腳步跑到攤子前。她發現大事不好,攤子上面被小強和雜毛洗劫一空。她“啊”的驚叫一聲,就向他們追去。
兩個人抱著紅薯拼命的逃跑,不時向后面看一眼,他們怕那賣紅薯的追上他們。
那大娘可憐巴巴的在后面窮追不舍,嘴里不停的叫嚷著。
大娘:站住!站住!你們站住!、、、、、、我求求你們!、、、站住!
小強和雜毛跑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,他們似乎有點跑不動了,他們停下來彎腰喘氣。
雜毛(氣喘吁吁):快跑!她追上來了。
小強喘著粗氣,向后面看了一眼,那大娘已經追上。小強臉一橫,把紅薯放地上,直起腰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,惡狠狠地向那大娘走去。那小刀上面纏著布,是小強自制的小刀。
那大娘見小強手里握著小刀沖自己走來,顧不上喘氣,慌忙又向后面退卻。
大娘(伸手制止):孩子!別!別!、、、你們把紅薯帶走,把錢還我!行嗎?
小強(兇狠):再追我們!就殺了你!
大娘(央求):孩子!我求你們!把錢還我,好嗎?、、、(眼睛流淚)我老伴死得早,我一個老婆子,養活一家子,我還要供我兩個兒子上學。他還等著我這些錢呢!求求你們,把錢還我!、、、、、、那些紅薯你們吃了,你們把錢還我!可以嗎?求求你們!
小強猶豫了一下,大娘的話好像說到了小強的心里或要害,他緊握小刀的手松動了。
大娘(抽泣):沒有男人的家真的不好過啊!沒有爸爸的孩子真的不容易啊!、、、我求求你們!
小強慢慢的從口袋里把錢全部掏出來,全部還給那大娘,雜毛看著小強,又看了一眼大娘,他似乎有點動容,他理解這一切。
雜毛上前拍了一下小強,示意他離去。并且把自己抱著的紅薯也還給了大娘。
大娘:別別別!這些紅薯你們吃了吧!
雜毛拉小強離去,大娘感激的看著他們倆的背影離去。
大街上 傍晚
一個同學陪王老師來到一棟房子前站定。
同學:王老師!這就是毛毛家!
王老師看大門緊閉,又問。
王老師:他家沒有人嗎?
同學:毛毛他爸爸媽媽一直都在外面工地上面打工,不經常回來,家里就毛毛一個人。他有時在他奶奶家吃飯,他奶奶又瞎又聾、、、、、、
王老師(擔心的點頭):哦!
同學:和毛毛家隔一家就是小強家!(輕輕地悄悄話)王老師!小強他爸爸在外面有女人,鎮上的人都知道,小強他媽媽每天都哭!
王老師點點頭。
屋子內 傍晚
屋子內很簡陋、很黑,只有一絲弱光從窗外射進來。在一個黑暗的角落里,坐著一個人。由于黑暗,我們看不清他的樣子,甚至看不清她的輪廓。我們只能看到黑暗處有人在動。
窗前桌子上面靠著一張照片,照片上是一個穿著警服的男人,他很黑,駝著背,胡子拉碴。他顯然是一個拼命養家糊口的漢子,雖然他是一個警察,但是我們依然能從照片上看到他的滄桑。
照片被從黑暗角落里面伸出來的一只手拿起來,這只手很白,不是一般的白,白的不正常。
一個女聲弱弱的的聲音:媽!我爸什么時候回來?
停了一會,簾子外有一個女人開始說話。
母親(畫外):過年了!你爸估計會在家呆兩天。
女孩:媽!、、、、、、我的病不要看了,我不想爸爸太累!、、、我寧愿在最后的短暫日子里,能和你、和爸爸呆在一起,也不愿他為給我看病而長年在外奔波。、、、、、、我不想他為給我延長生命,而長年漂泊,有家不能回。我寧愿他在我身邊,也不要看病。、、、、、、(哽咽)我不想他這樣!、、、只要他能在我們身邊,我愿意現在就死了。
從簾子外面傳來了母親的哽咽、抽泣聲。
母親(哽咽):、、、不要再說了!、、、被你爸爸聽到,他會傷心的!
女孩(哽咽):、、、我、、、好想他(哭泣)!
母親:、、、、、、很快就過年了!他會回來在你身邊的!、、、、、、我去幫人干活了,你在家不要看陽光。、、、我走了。
那只手把照片放回桌子上,規規矩矩的放好,這只慘白的手又重新縮回黑暗處。
“咚咚咚”有人敲窗戶的聲音,窗戶被人打開,小強和雜毛從外面探頭進來。
雜毛(嬉笑):嘿嘿!伙計!我們來看你了!給你帶了東西!
雜毛抱兩個烤紅薯遞到窗內的桌子上。
小強:快吃吧!
從黑暗的角落里怯怯的出來一個女孩,這女孩渾身慘白,身上沒有一點血色,他甚至帶著醫院的帽子,他弱不禁風的樣子,一點力氣都沒有。窗外的一絲弱光都照的他睜不開眼,渾身難受。他不能見陽光。他是小靜,15歲,我們的另一個主人翁,一個天生的白化病患者,生命危在旦夕。懦弱,不自信,對窗外的世界和事物感到無知和恐懼。
小強看到小靜被光射的睜不開眼,恍然大悟。
小強:哦哦哦!對對對!陽光!
他和雜毛翻窗戶進去里面,并且把窗戶關上。
小靜看著烤紅薯無動于衷,悶悶不樂。
雜毛:怎么了?快吃啊!
小靜:我想出去!
小強和雜毛被小靜的舉動震驚,對視一眼。
雜毛:可你不能出去啊?外面有陽光的!你的病不能出去見陽光的。
小靜:我想出去!、、、、、、我活不了多久了,我做夢都好像去外面轉轉、走走。、、、哪怕一小會!
小強理解小靜的苦衷,他和雜毛對視一眼,輕點一下頭。
未完待續,請 繼續關注《爸爸不在家》賞析二 ,更多小品劇本,電影劇本詩歌等盡在《中-國劇本聯盟》!
分享給小伙伴們:
本文標簽:

相關文章

評論

發表評論愿您的每句評論,都能給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帶來共鳴,帶來思索,帶來快樂。

簽名:

評論列表

    幸运飞艇助赢